Register

智慧小語
勸君莫把老人嫌,自己也有這一天。

[喻光後]
Google搜尋
Google搜尋
Google
計數器
今天: 1367613676136761367613676
昨天: 1801118011180111801118011
本週: 4877248772487724877248772
本月: 269312269312269312269312269312269312
總計: 1485005914850059148500591485005914850059148500591485005914850059
平均: 4522452245224522
誰在線上
17 位使用者在線上 (1 位使用者正在瀏覽 SmartSection)

成員: 0
訪客: 17

詳情...
SmartSection is developed by The SmartFactory (http://www.smartfactory.ca), a division of INBOX Solutions (http://inboxinternational.com)
SmartSection > 武林佚事 > 詩書畫拳醫:五絕奇士鄭曼青
詩書畫拳醫:五絕奇士鄭曼青
Chhguo 發佈於 2009/8/7 (9017 次瀏覽)
詩書畫拳醫:五絕奇士鄭曼青
作者:徐憶中〈鄭子太極拳研究會理事長、時中學社社長〉
五專長才華邁廣文
已逝的著名藝術家鄭曼青,在世時被稱為奇人,故藝評家姚夢谷對他有一段評語:
「歷代學人,擅一長以為世法,已足並轡前賢,昔廣文博士三絕,千古歎為稀有,今之曼青先生,擁詩、書、畫、拳、醫五長以名世,復治群經以弘往聖之學,奮筆著述,不知老之將至,較諸廣文實有過之,論者許為民國以來一奇士,當非溢美之詞也。」這話可謂實至名歸。
鄭曼青,浙江永嘉人,原名鄭 岳,字曼髯,號蓮父,晚年勤學不輟,徹夜攻讀,又號夕長樓主,學不厭老兒,生於一九○二年〈民國前十年〉農曆六月二十五日,逝於一九七五年三月二十六日,享年七十五歲。
鄭曼青幼年失怙,家境清貧,然而資質穎悟,過目成誦,其母張太夫人,口授詩書,作為啟蒙,九歲時,不慎頭部被頽垣磚塊壓成重傷,昏迷一晝夜,幸賴拳師周鳴歧入山採藥治癒;十歲,從其父生前好友拔貢汪香禪習畫,初期僅侍立研粉,觀畫養病而已,三年後身體康復,取其外祖母服藥所遺包紙,塗一花一葉、一蟲一鳥,栩栩如生。十四歲,汪師母命其畫籐花,畫面竟寓南田、新羅之意,其師汪香禪甚為驚喜,代他制訂紫籐花館潤例,使他能夠鬻畫贍家,購者甚眾,不但解決了生計,尚有餘資蒐集任伯年、趙撝叔諸名家畫軸,作為範本研習,日有進境,畫藝漸精,復得知名女詞人之姨母張光紅薇老人指引,致力雙鉤,某日與表兄嬉戲,蒙雙目,懸肘寫一全竹竿,以雙鉤為之,枝節交錯,一無差訛。翌年,詩翁魯塍北介紹他赴杭州,結識沈寐叟、經子淵、馬一浮、樓辛壺、王潛樓等大家,相與研論詩書畫,浸淫日久,藝技大進。十八歲時,北赴燕京,在報章與名士羅復堪、羅癭公昆仲以詩唱和,交成莫逆,遂應郁文大學之聘,擔任詩學教授,並加入「甲子畫會」,而有機會與名家陳半丁、齊白石等相識,討論字畫,當時鄭曼青專攻王羲之、李北海等書法,筆走龍蛇,青出於藍,加之他精於詩、書、畫,遂被坊間稱之為「三絕」,佳譽鵲起,得交結鄭蘇戡、陳師曾、凌直支、姚茫父、王夢白諸家,經六載薰陶,其畫乃沿白陽、青藤而鍾八大,俱見佳境。
二十四歲執教上庠
二十四歲,得蔡孑民〈元培〉校長之介,執教於上海國立暨南大學;又因吳昌碩、朱古微的見重,聘任為上海美術專門學校國畫系主任。年僅二十四歲,但他年輕並不志滿,謙虛地邀聘馬孟容、公愚、張善子、張大千、諸樂三、聞韻三家兄弟同任教席,上海美專因之名噪一時,也培養出不少傑出的畫家,二十九歲與黃賓虹等創辦中國文藝學院,自任副院長,其間由於過份勞累,體能孱弱,乃拜皖中九代名醫宋幼庵為師,研習醫道,由於智慧過人,朝夕聞道,盡得唐宋元明清各醫藥大家診療處方的奧秘,而成為國醫聖手,當選全國中醫師公會理事長,繼又被推薦當選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,二十七歲在上海師事楊澄甫大師習太極拳,潛心研習,經年得其大要,適逢師母楊太夫人臥病,情況嚴重,群醫束手,經鄭曼青悉心診治,終告痊癒,其師楊澄甫感其恩,乃將拳劍要訣悉予傳付,他勤練勤習,乃成太極拳大師。
自律甚嚴閉門苦讀
這些際遇,他都認為是機緣促成,幸運之至,日後在別人眼中,他已是詩、書、畫、拳、醫五絕大家、傲視群倫,可是他並不滿足,自我要求甚嚴,清夜自揣,每覺缺乏實學,不足躋身士林,與真正的通儒學者相比,他宛如侏儒,矮了一大截;因此在三十歲後,他聲望日隆之際,擺脫名韁利鎖,摒除一切教職,獨攜行囊,投拜江南大儒錢名山太史為師,專攻經子之學,並研四書五經、諸子百家、閉門苦讀整整四年,繇見窮理研幾,忘心入道,詩能諄樸真摯,不事彫飾,書則圓渾平實,力透紙背,畫事逸筆草草,皆如金剛杵;運墨潤滋,用水亦厚;構圖大巧,望之若拙。
數十年來綜括心得,懸厚、重、拙三者以勉後學,一洗當代浮華纖巧的習慣。直到錢名山師認可,纔辭別寄園,重出「江湖」,這時他腹笥充盈,對於人生的真義,也有所體悟,乃從宇宙的法則,建立了個人思想體系,從此以後,他對詩、書、畫、拳、醫,有了獨立的深入理解,再經若干年思維研探,更覺藝文雜技,皆可由「吾道一以貫之」。這是他超越庸凡,非他人能及之處。

西人譽為水墨大師
一九四九年鄭曼青播遷來台,與于右任、陳含光、張昭芹、馬紹文、張鏡微等結詩社;與馬壽華、陶藝樓、陳 方、張穀年、劉延濤、高逸鴻組七友書畫會;並參與發起中華民國畫學會,膺選為理事兼國畫委員會主委,受聘為全國美展、全國書畫展籌備委員兼評審委員,中華文化學院華岡教授,主授藝術研究所詩書畫學;並擔任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委員會紐約分會藝術組負責人,二十多年來,先後舉行國內外個展多次,其間在巴黎國家畫廊與紐約世界博覽會的展出,使西方畫家睹畫心折,群譽為東方水墨大師。
那當時的台北市長游彌堅,與鄭曼青在抗戰陪都重慶時舊識,知道鄭曼青曾任湖南省國術館館長,推廣太極拳健身不遺餘力,在重慶時曾與英美等國軍事訪問團的年輕戰士較量,輕而易舉的擊倒對方高大敵手,因而游彌堅特邀鄭曼青在台開班授課,場地設在台北市中山堂頂樓,定名為「時中太極拳社」,從此開了台灣太極拳藝的先河,「鄭子太極拳十三篇」、及「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」等著作,也先後問世,篇章見解獨到,理論淵博卓然,實為傳授新法之樞機,學習者如能虔心揣摹研習,對怯病延年,禦侮防敵,確有莫大的效益。
筆者亦於當時師事鄭曼青,為鄭子太極拳在台早期研習者之一,如今年逾八旬,耳聰目明,精神矍鑠,實乃太極拳惠我的德澤。
近年來,鄭子太極拳在世界各地,風起雲湧,十分普及,因其易學易得,收效迅捷之故,二○○二年筆者應邀與同門數十人赴法國參加「世界鄭子太極拳」大會,主辦人均為當地的外國人,參與的有歐美亞等各國及地區,人數約以千人計。今年預定在德國主辦,時間訂為七月三十一日至八月六日,筆者已接獲邀請函,正籌劃行程之中,外國人如此熱衷於發揚中華文化,經由哲學之導引,科學實驗,而能鍥而不捨,令人欽佩。
擅長五藝以一貫之
綜覽鄭氏五藝之長,而能一以貫之者,道也。因他曾鑽研經子,深悟哲理,天人冥合,故而對事務之窮究,能提綱挈領,以一馭萬。于右老讚其為「一代奇才,他人視為至難之事,彼則優為之。」右老的話,並非虛譽。鄭氏著作等身,悉以弘揚傳統文化為宗旨,於遺著詩有:〈唐詩鍼度〉、〈玉井草堂詩集〉、〈曼青詞選〉;書畫有:〈鄭曼青畫集〉、〈曼髯寫意〉、〈鄭曼髯書畫集〉、〈曼髯三論﹝詩書畫﹞〉;於醫有:〈女科新法〉、〈談癌八要〉、〈骨科精微〉;於太極拳有:〈鄭子太極拳十三篇〉、〈太極拳﹝英文本﹞〉、〈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〉〈英文本〉、〈簡易太極拳淺說〉及〈太極拳應用通則〉、〈陰陽妙用法〉、另有〈太極拳〉、〈劍電影書〉;於國學有:〈老子易知解〉、〈學庸新論〉、〈人文淺說〉、〈性本論〉、〈論語釋旨〉、〈易全〉、〈詩集注〉等;皆屬融會貫通,獨抒創見之作,必可傳世。此外,鄭曼青於金石、長於騎術、嫻於弈藝,皆不為外人所知,筆者偶見史料,知在一九三七年春,他曾與全國象棋冠軍謝俠遜,對弈五局,以二勝三負居次,而圍棋更有進精,「玉井草堂詩續集」有「贈吳生清源歌」及「與清源談弈」,吳清源為我國旅日圍棋名家,不知何時何地成了鄭曼青的學生,進一步史料待查。
鄭曼青受的庭訓禮教頗深,個性率直,平素不打妄語,筆者隨師二十六年,知其對長者執禮甚恭,幼者規範亦嚴,一言一行都恪遵儒教,長幼有序,重道義,守信諾,嫉惡如仇,堪為做人的良範,茲記其平生軼事數則:
濡墨作畫自然流暢
抗日戰爭勝利後,一般名流雅士,夏日多隨手攜帶紙扇驅暑,扇面由名家題字繪畫者視為高雅,一日鄭氏與章士釗〈行嚴〉於上海名律師洪士豪寓邸相遇,章持摺扇,一面繪有花卉,一面純白,洪調侃曰:「老兄:如今國土重光,你還是半壁江山」。章笑答:「可惜已裝成扇骨,不然請兄等大筆一揮,豈不完美」。鄭氏曰:「無妨無妨」;章遂將紙扇留下,鄭氏返家後自行磨墨,濃如膏漆,展扇於案,濡墨調水作畫,既不用壓板,又不須燙平,但見揮毫自如,且墨色深淡聯成一氣,畫成詢其故,答曰:「先使筆心飽含濃墨,然後和水而下,則筆心墨濃筆尖墨淡,自然流暢,無滯無礙,此乃書法之秘訣也」,章獲此扇視為至寶,常與法界同仁洪士豪、馬壽華等,論及此不傳的書法竅要,莫不津津樂道。
憑記憶仿徐渭畫藤
鄭氏昔在滬濱任教上庠,某日應女弟子黃卓群邀宴〈當時的上海市長吳國楨夫人〉同席有洪士豪、陳定山、曹仲淵等名教授,高朋歡聚,暢談為快,宴畢見客廳懸掛青藤道士徐渭紫藤畫一幅,佇視良久,徘徊沉思,洪曰:「君如此喜愛此畫,不妨借去欣賞數日。」鄭氏笑答:「不必,都已映入腦中。」返家即起筆仿作,翌日交洪士豪攜畫往吳府比對,大為驚歎,兩畫雖大小不一,但怖局一模一樣,其枝幹交叉與線條縱橫亦完全相同,眾皆驚為奇才,嘆為觀止,傳為藝壇佳話。
不認同印象派大師
一九六三年,鄭氏在法國國家畫廊舉行畫展,隨同譯員國大代表庾家麟〈國劇名伶張正芬之夫〉返台後語人曰:「我在巴黎曾邀約當代世界印象派大師畢加索與鄭老師晤面,交換中西畫像之差別,與不同之風格,豈知鄭老師閱覽畢氏畫後而拒絕之,認為道不同不相為謀。翌年張大千先生以相似情形與畢氏交談,竟成莫逆,惺惺相惜,互為揄揚,成為世界二大畫派之名人。」由此可見鄭氏恪守書生本色,擇善固執,不羨虛名,更不願藉他人增光。
專治怪症窮人免費
鄭氏精通中國醫藥之道,專治各種疑難雜症,雖不掛牌,但求診者絡繹於道,收費較一般為高,某日,有一退伍軍人求診,對鄭氏說:「你的醫道的確高明,但收費實在太貴,我的收入菲薄,實在負擔很重。」俟診畢後,鄭氏促門下對此人不取分文,一本窮人吃藥,富人付錢之原則。
有一西人患怪疾久治不癒,專程來台求診,經診斷後,需用白公雞雞冠血調配中藥服用,可以痊癒,但白公雞不易覓得,乃發動學生向民間訪尋,果在新竹鄉下尋獲,醫好此西人之絕症,中國醫藥之神奇,聲譽遂遠播於異域。
畫贈知音分文不取
一九二九年,鄭曼青在杭州舉行畫展,書畫行家張冷僧前來參觀,在展場一連多日徘徊揣摹,獨鍾一幅白菜,因訂潤五百大洋,超過其能力負擔,多次與在場人員議價未果,截至展期結束前一日,張冷僧預付定金,並云:「俟餘款到時再來取畫」,詢其故,答以「需多方告貸籌措」,執事人員將上情告知,鄭曼青不加思索,促人將畫包紮連訂金一併送贈,且曰:「識我畫風,乃我知音」,張冷僧大喜過望,傳為藝壇佳話。

愛畫卻財各擁所有
鄭曼青在美國某次個展,有美商前來觀賞,見有二烏龜之長條,標價美金兩萬元,久久不忍離去,次日又來問執事人員:「有否折扣?」答曰:「否」,越數日展畢,正忙於收拾打包時,該富商持款求購,鄭氏告以逾時不售,曰:「何故?」答:「汝愛汝財,我愛我畫,各擁所有,何必交換。」富商悵然離去,鄭氏仰天長笑曰:「千金散盡可復回,此畫一去不再來」,遂珍藏之,直到一九八二年,他逝世後由鄭夫人贈送故宮博物院收藏。
以上數則,足見鄭氏心胸豁達,個性之率直,不縈名利,不惑權勢,終身游於藝,自得其樂,嘗讀其詩鈔有云:「無欲無為古聖賢,卻從修己得知天,誰能具有千秋業,自信能傳五百年。」真是氣豪心壯。平時他告誡門人弟子又曰:「凡學一技一藝必須專心一致,百折不撓,始克有成。」這就是鄭曼青能以一貫之的道理。

◎註:本文登載於「中外雜誌」二○○四年‧六月號 七十五卷‧第六期中。
圖照見於後頁。

時中學社網址:www.37taichi.org.tw
:中華民國鄭子太極拳研究會

中 華 民 國 九 十 三 年 八 月 十 五 日

文章導覽
楊澄甫 一段塵封的秘密 作者:張學勤 王大土 陳梅勇 下一篇
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.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,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