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gister

智慧小語
恐懼來敲門,信心去應門,門前毫無人影。

[西諺]
Google搜尋
Google搜尋
Google
計數器
今天: 4974497449744974
昨天: 1639616396163961639616396
本週: 2137021370213702137021370
本月: 333132333132333132333132333132333132
總計: 1688441216884412168844121688441216884412168844121688441216884412
平均: 4953495349534953
誰在線上
22 位使用者在線上 (1 位使用者正在瀏覽 SmartSection)

成員: 0
訪客: 22

詳情...
SmartSection is developed by The SmartFactory (http://www.smartfactory.ca), a division of INBOX Solutions (http://inboxinternational.com)
序及總論
Chhguo 發佈於 2009/7/12 (3517 次瀏覽)
序及總論

王南溪注解 宗景房參訂

《內功四經》作為專門論述武學內功修煉的典籍,因一代形意宗師宋世榮之著力推崇而倍受武林人士關注。而目前社會上所見的《內功四經》諸本,因各有增刪,不成系統,故使後學者難窺全貌。現河北邯鄲市“原傳武學傳播中心”,慨然將其所藏之《內功四經》真本全書抄本公之於眾,希望能對廣大讀者全面、客觀地 認識這一武學文獻有所助益。
抄本原文約四萬餘字,篇首目錄載明:一卷內功經;二卷納卦經;三卷神運經、大力注解、合戰八門;四卷地龍經、散門正局、散門變局、散門總局、散門雜評、制勝八訣。
關於此書之來歷,宋氏形意拳傳人任爾琪(1877——1945)曾在其所撰之《內功四經原跋》中簡述說:“此書得自清初,總憲王公得于水底石函之 中”。而在這冊《內功真經真本全書》由王南溪所撰的“前序”和宗景房所撰的“後序”中,則詳細敍述了此書的這段經歷及王南溪苦心孤詣參研此書之經過。
王南溪說:“內功四經”余祖總憲公任江西時所購也。公歿後迄今百餘年,未有知此書作何用也。甲子余於不意中得之于藏之樓,開卷茫然,幾於懈怠,後費盡心思鑽研數年,乃知此書為武技之宗派,而功夫真傳也。”
宗景房說:“余之友南溪子,其祖為清初總憲,督撫江西,泊舟清江,見有商人舟覆,拯貨水底,獲一石函,中有二書,公欲視之。商人呈公閱視之,一曰劍丹,一曰內功。內功之書正四篇,一曰內功經;二曰納卦經;三曰神運經;四曰地龍經,後記雲:‘貞觀二年三月十五日錄’,公以重價購之。”
宗景房為王南溪之友,隨王習“內功四經”並輔翼王對此書“細加注解以明之”,以使“後人得而用之”。此次刊出,編者按原稿標記將“四經”原文及王南溪等人的注解以不同字體(原文黑體,注解楷體)標出。原稿系手抄,字跡頗草,刊出稿誤識誤記之處,尚俟高明指正。


內功真經 真本全書前言後序
一卷:內功經
二卷:納卦經
三卷:神運經(大力注解、合戰八門)
四卷:地龍經(散門正局、散門變局、總評、雜評、十二格式、制勝八決)


                 前  序

內功四經,余祖總憲公任江西時所購也。公歿後,迄今百餘年,未有知此書作何用也。甲子余於不意中得之于藏之樓,開卷茫然,幾於懈怠,後費盡心思鑽研數 年,乃知此書為武技之宗派,而功夫真傳也。故內功已成,隨法皆成妙招,謂資之彌而取之左右逢其源者也。然內功真傳不求速,須費盡年月,方能有成其不求速, 內功經者顧屬上。或有天資遲鈍,急切不知之妙,與家道窮迫,不能日日用功,一入門即欲攻經悟道,豈不望洋而收哉,今就內功之見於外者,集為數篇,曰大力全局;曰內功合戰;曰內功散門;反背順逆;總和內功經關竅。由是一入門,經內道理,亦可悟矣。至於間架招數,亦有其一二,然不知內功經,而於橫豎骨節順逆相制之理,往往大相反矣。嗟呼,內功四經埋沒於世數百年矣,古人之跡既泯滅而不傳,後之學此道者,豈不妄用心乎。時任午秋,與珠山友人景房話此意後傳蘭香書 室,因草之以序。琅岈王南溪序

                 後  序

道自得天地之精髓,陰陽之秘蘊者,必不磨滅於默默之中,非偶然也。天必生奇人以知之,知之必著為書,不行於數百年之前,必行於數百年之後,必生一得書之人,不奇惜,必生一藏書之人,藏書之人不能行,必生人以力行之,不畏艱難,務求講明古人真跡,以待於後世,又恐一人之力有所不能,盡而又生人以輔翼之,豈偶然哉。嗚呼,若此諸人或相待於數百年之後,或相遇於數百年之中,其中,離離合合亦奇矣。余之友南溪子,其祖為清初總憲督撫江西,泊舟清江見有商人舟 覆,拯貨水底,獲一石函,中有二書,公欲視之。商人呈公閱視之,一曰劍丹,一曰內功。內功之書正四篇,一曰內功經;二曰納卦經;三曰神運經;四曰地龍經,後記雲:貞觀二年三月十五日錄。公以重價購之,嗟呼,此書作于上古藏于水底,盛之石函,可謂遂年湮矣。數百年埋沒,而一旦傳之於世,豈非此道之不可磨滅,而特生賈人以得之,總憲公以藏之哉。公得視書簡閱良久,見其理元妙,實正好之,然以貯,膺朝廷重命,方欲盡瘁,未暇研究。公歿,遂為世傳。公之後人,大抵 以文、功名為重,其不讀書者,又留心于身家生計,皆論不及此, 間有閱及之者,開卷茫然,遂以為無用之物,甚至王氏之子孫亦有不知家藏有此書者。唯吾友南 溪子,生而穎悟,總讀書不至功名,玩心於詩書之間,毫無世俗輸積之計。 一日忽得此書,見有印跡,歎曰:公神明人也,其不以 重價沽無用之物也,明矣!此 書必有彌意,但無有能知之者矣。乃細心推測,見其有言卦者,一似易經注解,有言周身經脈者,一似醫家脈絡,有練神氣者,一似道家丹書,推測至二三年,無以 對其際。後與管某閒談,伊言其師拳術精勇,妙藝絕倫等得之於內功經,因詢之曰:“內功經尚存呼?”管某曰:“此書失之久矣,邵師蓋得之於口授者,不過經中 十之二三。”南溪子忽然有悟,蓋明公所得之書也!又取而閱之,忽然略有所醒悟,乃益加鑽研,才知可以開人之智慧,其次,亦可以療病壯身,而遇敵可制勝,猶 其功之小者。二年之後出而遇敵,無不制勝。嗟呼,百年以此書為無用之物,不有南溪子以推測之,終屬於無用乎!古雲:“道為知己者傳。”良不虛也!百餘年之 理埋沒而一旦發揮其蘊奧,豈非此道之不可磨滅,而特生南溪子以彰明之哉。然此道彌奧無窮,南溪子自以為所能者,不過十中之半。恨無知己者,與之講明而切究 之。欲終不傳,又恐古人之寶書自此而沒滅,甚為可惜。以此十數年之功,苦蘊於中,未發于外,常憂憂不樂。丙子餘至其邑,與之甚者,以年相若而志相得。余之 視彼如兄,而彼視之吾如弟,久聞其精于武技,適觸所好,因再三致詰。而南溪子以交厚,絕不吝惜,因為餘說大概。初聞之,以為拳勇之粗術耳,既而與館於近 村,與之朝夕相見,聞其功夫有壯身療病之效,因求而用之。南溪子曰:“此功夫非一朝一夕之故,恐不能持久,無益而徒勞耳。”餘力請之,遂授吾一二,餘取用 之數月未見功效,暗以為 迂調,且將棄之。南溪子曰:“吾言此功非朝夕之可及,君不信,而今何如哉?”餘愧甚,又用數月,微有功效,甚喜,告南溪子曰:且 請再益。南溪子曰:不可因後用之,數月之間,忽然得奇效,平時所患結核至是痊癒, 氣力數倍于常, 然後知南溪子不輕以授人者,非吝也,重此道也。 因再 拜求教,又得 纖微,總甚少之, 然後知其為人不少以言辭,亦遂不請。南溪子曰:“此功用氣之處,只有一經, 若誤入旁門,傷人不淺。”余總聞之而未著 意,授而用之,漸有所悟。忽思天地間之術,莫非古人擬造之術,吾獨不可杜撰乎?略有所增損,不數月忽得拘攣病窘甚,以告南溪子曰:“此道之為功也,不可貪 多,不可太急,不可妄有增損,內所增損多與此正為者耳,不然吾弟豈有受專。餘惶恐無地,立誓悔過。南溪子講後其端的數月之後,拘攣之病遂已, 自此彼以為 是者,日夜以求之,彼以為非者,日夜以去之。如是者二年,覺心中大有所悟,而氣體間浩浩乎如囊日矣,餘雖不言而心知,然相知之彌,每相忘於形骸。南溪子未 以為功,餘亦未嘗出一言相附也,每談及此至忘寢食,而南溪子灼論風發,不後如問之與以少矣,如是又二年,南溪子忽授書二卷,而告餘曰:此無上之寶書也,久 欲傳人之,未得其人,今觀矣非風塵者,願以此相贈,其一曰劍書,此仙家之丹經,非夙有慧根者不可轉傳,其二曰內功經,此能壯身療病,多換氣力,吾欲傳於海 內,公諸好可乎?餘驚喜異常,投地再拜曰:此萬金不易之術耳,羨之者非能不甚?而吾兄獨以教弟,能對弟之彌。勞神以教弟,弟難報大德,今又傳以寶書,且以 傳世,吾兄之力恕而無所私也,何不可之有因。備問書之始末,南溪子具告之曰,此書多有不解者,今欲與吾弟細加注解以明之,而後人得而用之矣。餘曰:數百年 之埋沒, 而一旦傳於海內,豈非此道之不可沒滅哉,天特生一不畏艱辛之人,務求講明古人真跡,以傳後世也哉,弟豈不才,敢竭鄙誠以輔翼吾兄,共成此於是乎 序。珠山宗景房序


                 總  論
拳勇之術,古來不下數十家,曰探馬、曰鑒子、曰羅漢、曰太祖、曰佛爺、曰武子,一切可驚可駭之名難以盡述。承人陋習,學此則非彼,學彼則非此,紛紛聚 訟,日甚一日。而要之不得內功真傳,拘家所縱,費盡苦功,終屬下乘。猶之讀書不能反約、泛覽、博務,何能明道?又凡物莫不有其本,得其本而末隨之矣。所謂 一以禦萬,簡以禦煩(繁)者也。近來習此道者,忘其本之為一,而逐其末之不同,分門別戶,捏造名色,往往自為譽曰:“吾之術近路也”。不詢其一以禦萬、簡以禦煩(繁)之道,茫然罔覺,何怪其臨敵潰哉。夫宇宙之正道,原未有近路也,不過有本末先後耳。後此變化無方,皆前此循序漸進有以致之也,何有近路之可言哉?然則所謂本者何也?曰“ ”[注:為“筋”之異體字,但從上下文觀之,此處凡用 處,似應為“勁”字較妥,或許當時、筋、勁通用?然在以後的文中,也有、筋、勁同時出現的時候,看來又是有區別的。何以如此待考,現一律依原文刊出]也。順進可以制敵,退可以自守,往來上下,無不如意。松、小、背,不足以當敵,退不能自守,備多虛實,無非危機。由此言之, 固要哉。然不知 之綱領,不知之樞機,不知 之歸宿,雖有猶未嘗也。何謂 之綱領?曰頭也。頭為諸陽之會,一身之綱領也,譬如物之有柄,事之有始。柄之不正,事之不裹,專望後之等哉?故頭之為用也,欲向上提起,不欲向下堆積,欲 生旺有神,不宜頹靡無氣,一身之 雖不在頭,而頭未始無關於 之得失也;何謂 之樞機?曰肩也,肋也。肩為臂之本,肋為氣之窟,上以頭部之精神,下以足腰胯之威勢,周身之大關會也。譬如室之有門,國之有關,門不開不通往來出入。故肩之為用也,其要有八,曰通、透、穿、貼、松、汗、合、堅;肋之為用也,其要有二,曰開張舒展,緊彈聚斂,得此竅訣,中部之妙思過半矣。何為勁之歸宿,曰足也。足為百體之根,上載全身者也,譬如萬物之生於土而履於地,衰旺體態無不因乎地。苟非博厚,何能載物哉?故足為 之出也。凡一放一松,無不從足底湧泉穴而起,之入也,一收一緊,無不從足底湧泉穴而伏,此下路之要訣,而工夫之根基也。知此三者,可以得其大概矣。猶有要專何者也?曰氣也。蓋 之生於氣,猶木之生於水,木必待水潤而得生, 必得氣養而後出自理也。欲願養氣必開關竅以順其氣,不然而人身之關竅皆為後天之濁氣否塞盡矣。雖欲養氣可得哉,必伸筋拔力以通之,而後真氣自行。行是氣可 以養 ,可以濟氣矣。故用之初,氣 盡有交互相濟之用,及其久也,有渾然如一之德。後之學者潛心體會,必對予不妄評矣。若夫氣之浮沉、 之鬆緊、首之開合、手之橫豎、身之正側,當求之內功經與夫十式局內,非一朝一夕之功能明也。
                 山左琅琊王南溪注解
                  海右珠山宗景房參訂

文章導覽
上一篇 散門總局 內功合戰八門 下一篇
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.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,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.